快捷搜索:  as

直到他运起武元堵住双耳才觉得好受了一些

  就算赶路,风浩也没停下吸取武晶能量,他需要填充境界,境界越高,惊雷斩的威能才越大。
 
    他现在不比担忧承受不住,麒麟臂可以弥补这一缺陷。
 
    一个月下来,他炼化了两百余块武晶,就已经摸到了武灵中阶的界限,再加上每天可以有程南这么一个好对手,他根本不怕飞晋升,会给自己带来什么负面的影响。
 
    这般飞的提升度,也是让的风浩得意不已。
 
    “有武晶,就是爽!”
 
    这还是多亏了有小球球,不然,就凭他那半调子的紫气东来,想要得到成千上万块武晶,那得累死他去。
 
    而经过程南再次提点之后,风浩的飞行能力,也是大大的提高,如果不是境界上的差距,相信,达到程南那般的度也不是问题。
 
    只是,距离上次焚老沉睡已经数个月的时间了,老人却也没有醒来的迹象,这到是让的风浩有些黯然。
 
    想帮,也无从下手,只能期待老人能够自己醒来。
 
    ...
 
    “轰!...”
 
    两头蛮牛再次撞击在一起,然后,两道身影便是被掀飞了出去,落的远远的,身形被灰尘掩盖。
 
    “好了,今日就到此为止了,继续赶路!”
 
    望了望天穹上高高挂起的炎日,老者出声提醒道。
 
    “好嘞!”
 
    程南一个翻身跃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咧嘴一笑。
 
    走了差不多半个时辰...
 
    “不对啊?我怎么赶紧有不对的地方?”
 
    走着走着,程南停了下来,面显纠结。
 
    “怎么了?”
 
    所有人看向他。
 
    “对了!”
 
    左右望了望,程南一拍手掌,“风浩哪去了?”
 
    半个时辰了,他终于现身边好像少了一个人。
 
    经他提醒,所有人才注意到,的确,风浩不见了。
 
    “那小子,不会被我打晕过去了吧?”
 
    程南张大了嘴巴,错愕的道。
 
    “嘿嘿!...那小子今天怎么这么不经打?”
 
    才是转身,他便是见到,一道青衫身影,从后方急掠而至。
 
    “你小子,真的被我打晕了?”
 
    围着风浩转了两圈,程南一脸嬉笑的问道。
 
    “他突破了!”
 
    老者目露精芒,扫了风浩一眼,清淡的说道,让的程南脸上的嬉笑凝固了下来。
 
    “突破了?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
 
    在他错愕的目光下,风浩轻微一笑,淡然的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“真是个怪物!”
 
    十个少年男女心中都是冒出这么个念头来,心中无不感慨,这丫的,是在逆天啊。
 
    才是一个多月,不到两个月时间,就晋升一阶,这样的度,让他们望所莫急,只能仰望。
 
    当然,如果有体质与武晶,他们也能做到,只是,武晶何其的珍贵,一般都只是用来做突破之时的不备之需,用来填补武元的量,这太过奢侈了。
 
    好在风浩给他们的震惊已经够都了,少许,他们便是恢复了正常,一行人再次赶路。
 
    毕竟,现在离诸国大比只有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了,可没有时间浪费了。
 
    再过几日,路上的行人也是多了起来,大多都是由一个老者带领,然后跟着一群年轻人,只有少数,才是独身的少年人。
 
    显然,几乎都是冲着大比去的,就算不能参加,看看热闹也是好的。
 
    毕竟,诸国大比,十年才得一次,而且,能参加的无一不是各地各国的天纵奇才。
 
    如此盛会,自然不容错过。
 
    四天之后,一座庞然大物便是呈现在众人的眼前。
 
    高耸入云的城墙,在炎日的照耀下,反射出森冷的光辉,给人一种不可摧毁的视觉冲击。
 
    “呼!...”
 
    霎时间,风浩便是听到周边传来一阵阵吸气之声,眼前的一切,让的他也有种窒息的错觉,呼吸,在悄然间,也急促了起来。
 
    眼前的皇城,不管是规模,还是范围,那都比荒古遗迹内的聚安城要庞大的多,眼前的城墙,左右都望不到边,似乎连接天际,可想,这般的范围,容纳个几百万人,那绝对没有丝毫的压力。
 
    “走吧。”
 
    老者略为清冷的声音在他们耳旁响起,惊醒了众人,在老者的带领下,一同走进向那座磅礴的皇城。
 
    城门口处,两旁站立了二十个,身着寒光铠甲的士兵,气势外露,目中精芒烁动,一看,就知道实力不凡。
 
    “拿武灵当侍卫?”
 
    风浩嘴角不着痕迹的抽了抽,好在他在荒古遗迹已经见怪不怪了,也没有表示什么,直径走了进去。
 
    经过一条百米左右的漆黑通道之后,白赤的光芒,让的风浩眼睛微微眯了起来。
 
    眼前,一片繁华呈现,人群如同蝼蚁一般在宽阔的街道上行走着,喧哗声,如同闷雷滚动,震人心神。
 
    才是走出来,风浩便是觉得耳朵内一阵嗡嗡直响,直到他运起武元堵住双耳,才觉得好受了一些。
 
    大城市,就是这样。
 
    “呼!...”
 
    呼了口气,他才侧身,对着身旁的程南说道,“程兄,就此告辞了。”
 
    “嗯。”
 
    程南少见的脸上严肃了起来,“风兄,我希望,在大比上能见到你。”
 
    “放心!”
 
    风浩微微一笑,颇为自信。
 
    “嘿嘿!我相信你小子有那个能耐!”
 
    程南咧了咧嘴,伸手去拍风浩的肩膀,却被后者不着痕迹的躲了过去。
 
    风浩可没忘记,这丫的有特殊的好爱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